欢迎访问本站

女将赴西北扫黑除恶 限制他人自由的干2012美国大选部上黑名单

2019年02月20日 08:18:00来源:中国新闻网

甘肃扫黑除恶值得关注。

近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9督导组督导甘肃省工作动员会在兰州召开,挂帅督导的组长是女将乔传秀,副组长为陈智敏。

督导进驻的时间为5月30日至6月29日。

新搭档

这并非乔传秀首次挂帅。

乔传秀,女,汉族,1954年1月生,今年65岁,安徽寿县人。1975年3月参加工作,1973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

公开资料显示,乔传秀早年长期在家乡安徽工作,是从基层起步起来的干部,担任过安徽省寿县妇联主任,寿县副县长、县长,安徽省阜阳地区行署副专员、阜阳地委副书记、阜阳市委副书记、市政府筹备组组长等。

1996年6月,乔传秀跻身省级常委,任安徽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1999年任安徽省委副书记,2001年,乔传秀离开安徽,任浙江省委副书记,5年后进京,到全国总工会任职。2010年8月,乔传秀空降浙江,后任浙江省政协主席,去年3月任十三届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

在此前的第二轮督导中,乔传秀曾率队赴贵州督导。

不过,陈智敏是个“新面孔”。

他1955年10月生,浙江诸暨人,早年长期在公安部工作,历任公安部部长助理、公安部副部长等,后担任过国家网信办副主任,去年3月任十三届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

之后,甘肃扫黑除恶也加大了宣传力度。

“从来不敢扯关系,相视脸要挂笑意,但这并非我心意,奈何人家背后有势力”“法网大,把他们的阴谋全作废,放心吧,警民合作共除黑恶”。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入驻第二天,甘肃省公安厅在其官方微博发布了扫黑除恶版《大碗宽面》,短片发布不久,原唱吴亦凡便给其点赞。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了解到,《大碗宽面》音乐短片中出镜的都是普通民警,这是他们第一次尝试以翻拍MV的形式宣传扫黑除恶。

看守43天

在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入驻一周后(6月6日),甘肃省纪委监委通报了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典型案例。

据政知君观察,被通报的相关人士,有监区指导员、看守所管教民警,有交警大队副中队长、派出所所长,也有镇党委书记、村监委主任等。

级别不高,但情节恶劣。

比如甘肃省临夏监狱某监区原指导员王潇。

通报提到,他长期为服刑的兰州马冰冰恶势力团伙主犯荣某某传递、提供违禁品,违规代购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从中谋取个人利益;接受荣某某特定关系人的请托,违规为荣某某提供特殊待遇,代购食品并转交现金。王潇目前已被审查起诉。

再比如甘南州舟曲县城关镇干部赵振钤、卫生局干部戴伟、县人大办干部谈贵为。

这三个人使用非法手段获取利益,多次开设赌场诱骗群众赌博,从中抽头渔利;在催要欠款期间,对他人实施非法拘禁,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40余小时,安排人员在受害人家中居住看守43天,并进行恐吓、威胁、殴打。

赵振钤最终因非法拘禁罪、赌博罪被判了2年,戴伟因非法拘禁罪、赌博罪被判1年10个月,谈贵为因赌博罪被判1年。

数据显示,截至5月20日,甘肃省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187件,处理455人,其中处理县处级干部48人。

6家民营医院被扫黑除恶

需要明确的一个问题是,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线索是很重要的一步。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为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甘肃省纪委监委抽调数名工作经验丰富的退休地市级纪检监察干部蹲点省纪委监委机关,从省级公、检、法、司机关抽调16名政治过硬、业务精通的政法专业干部,分成4个工作组,交叉分赴公、检、法、司四个单位,从近年已办结的涉黑涉恶案卷中找线索。

线索的另一来源是群众举报。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在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入驻一周后(6月8日),甘肃有6家民营医院被扫黑除恶。

根据临夏市公安局发布的通报显示,6家医院包括临夏协和医院、博爱医院、现代妇科医院、华山医院、新阳光男科医院、同济医院。

这6家医院不同程度存在夸大患者病情、虚增医疗项目、肆意加价收费、篡改医疗数据、超范围或者无医疗资质人员从事治疗等非法经营活动和寻衅滋事、敲诈勒索、诈骗、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行为,公安机关已刑事拘留犯罪嫌疑人25名。

据媒体披露,近年来,网上对涉事的几家医院的投诉也频繁出现,如有网友称临夏市同济医院“各种夸大病情,危言耸听”;临夏市华山医院“欺骗消费者,乱收费”;临夏市协和医院“男科妇科随便一搞上万块钱就没有了,病没看好钱花完了”等。

“请遭受过上述医院不法侵害的受害人或知情人尽快向公安机关报案、举报或提供案件线索、证据,并协助公安机关调查案件”。

需要说明的是,甘肃方面虽然扫黑除恶动作很大,但仍有进步空间。

6月4日,在第一次工作对接会上,陈智敏直陈:

部分地方和单位政治站位不高、责任担当不够,省委提出的“五级书记带头抓”在一些地方和部门没有真正落到实处,责任落实压力传导存在“上热中温下冷”的问题。

一些隐藏较深、洗白较早、关系复杂的黑恶势力还没有被揭露发现,侦破工作不够深入,攻坚力度不够大。

小伞比较多,大伞没有,有的地方“见黑见恶不见伞”。

有的地方对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整顿不到位,对受过刑事处罚、存在“村霸”和涉黑涉恶等问题的村居“两委”干部清理不够彻底。

资料 | 甘肃省纪委监委 中国纪检监察报 界面新闻等

[责任编辑:]

相关内容

京ICP备1187号 京ICP证13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2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2